作者:林清雪2018年11月26日第九章-氣運之勢!神念的眸中,驟然刺出兩道灼光,像是閃電劃破了大殿,面前虛空的黑霧,劇烈翻滾,竟是在死死盯著高讓。

「我……可以?」高讓發怵,老殿主的威懾令他膽寒,想他高讓之前不過是神王宮內的一個小宦官。

雖然一躍而飛,登上老殿主干兒子的滔天位置,但潛意識里,還是存著許多對大人物的敬畏。

「你可以!」老殿主收斂一身玄功,籠罩凌云殿霸道的氣場驟然煙消云散,拂袖生風,篤定地告知高讓他的認可。

「墮仙決,非大氣運者不可煉。

祈洪荒統一神州九陸的時候,他的氣運之勢就是呈龍騰之狀。

你雖不知覺,但我以九龍望氣數觀望你頭頂的氣數,金光濃郁,實乃我生平所見,絕非尋常人能夠媲美。

」老殿主不吝夸贊。

高讓頭頂的氣運龍騰,已經到達三龍之勢,比起他年輕時還要強上幾成,憑此氣數,就能讓千千萬人羨慕。

如此福緣深厚,絕對是煉墮仙功的絕佳苗子!言罷。

老殿主眼神一移,手中霧氣騰騰,玄紋閃耀,勾勒出復雜的韻味,一本古樸的暗紅色書籍浮出霧氣面。

古籍發黑,長約九寸,塵埃遍布,此前也不知道存放在那里。

望見此籍,老殿主凝重三分。

祈洪荒之后,大慶皇朝無人能再修煉它,甚至于因為修煉折隕不少嫡系子弟。

某一代的淵帝生出過念頭,要將此功焚毀。

好在,那代神殿主惜寶。

就提議,讓神殿來保管墮仙決。

大慶與神殿自古淵源重大,前者是大慶皇朝的最佳利器,依仗眾多。

而那代淵帝也確有點不忍,開國主的造化之法不能一朝毀去。

淵帝便同意殿主的提議。

歲月流逝,到了今日,這門墮仙決傳承到神念手里。

嚴格意義來說,這是門仙決。

若修煉有成,就是比那號稱凡道巔峰明神決還要強大許多。

祈皇朝一路崛起,締造出王朝神話,便是最好的證明。

要知道,祈洪荒的修行速度可以說前無古人,除去那好得有點不可思議的氣運,墮仙決同樣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

神念老殿主端詳片刻,玄指一點,暗紅色的書籍便是飛落至高讓面前。

高讓的神色開始陰晴不定。

惴惴中帶著一絲不安、期待,眸光一時幻變得厲害,他本是小人物,一份天大的機緣擺在他的面前,絕對會欣喜接受。

然而,當這份機緣伴上一些風險,他就需要好好地斟酌思量……神念老殿主看出高讓在猶豫,毫不催促,只是問道:「讓兒,在你體內種下毒害之物的人,可是神罰殿的尊者趙啟?」輕飄飄的問題,卻令高讓渾身一顫。

「念父你怎么會知道?」高讓想到那日在神王宮中著了那趙啟的道,吃下那粒禍端藥丸,從此瘋魔上癮。

若是有幾個時辰不服用,全身上下就像在被萬千蚊蟲叮咬吸血,腦袋充滿癲狂之感,那種感覺,他絕不想經歷第二次。

這幾日,他受此折磨,欲仙欲死。

「我確實知道此事,讓兒,念父再問你,你對那趙啟可有恨意?」老殿主循循善誘,兼放出左右精神的域場,令高讓此刻的情緒波動被放大數倍。

「恨?我好恨!」高讓果然被影響,眼睛一紅,雙手抓亂發絲,心底潛藏的那絲恨意不由升騰。

怨念小火苗竄成擎天火柱,緊接著就如同熾目的火山爆發。

「那該死的大和尚,就是他騙我吃下那賊毒害的藥丸。

」高讓聲音充滿懊惱,開始尖銳,情緒的起伏非常大,恨意積郁,忍不住破口道:「我這幾天渾渾噩噩,麻木消極,就是吸食趙啟他娘的狗屁玩意兒。

有朝上位一天,爺定要把那臭和尚的頭踩在腳下狠狠踐踏!」高讓色厲內荏,肌膚通紅。

神念殿主的影響甚為劇烈,將高讓心底潛藏的暴戾極致極大,自然,效果也是讓老殿主非常的滿意。

「你恨他,想踐踏他?不行。

那趙啟的氣運更是鼎盛,絲毫不在你之下,我甚至推算到,有朝一日,是他將我神殿千百年積累的道統盡數摧毀!」老殿主故作搖頭狀。

「什么?那大和尚竟恐怖如斯!」高讓瞪眼,聽著從神念殿主說出的震撼之語,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那削了平頭,行為放蕩,一心掛念著神女楊神盼的粗鄙大和尚,竟藏著這等實力?「化外之人,因果太重,連我都不想去招惹,但若放任不理,有一天他恐怕會站上神州九陸的巔峰。

」神念殿主目光幽幽,似兩點燭火搖曳不定。

怔怔一會,老殿主回頭,面前黑霧涌動劇烈了三分,仿佛帶著警告意味道:「讓兒,墮仙決是時你唯一能修煉,也是你唯一讓你快速崛起的功法。

你就想眼睜睜地看著趙啟登巔,左擁右抱。

而你則如卑微螻蟻,在下面仰望?換而言之,你甘心嗎?」「不甘心!」高讓脫口而出,恨念、嫉妒充斥內心。

那美得和天仙似的楊神盼和冰肌玉骨的祈白雪一臉羞澀,撅著白嫩臀瓣任那大和尚挨操,他委實不能夠想象。

「是了,老夫也不甘心眼睜睜看著祖宗傳承千年的道統毀滅,更不甘心后世子孫血脈斷絕,讓兒,你現在還不搏一搏?」老道主聲音意味深長,眸中閃過一縷精芒。

暗紅色墮仙訣又一次飛至高


狀態提示:09-10--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南粤风采26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