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8第081章:騎白雪三“握住!”全身赤裸的龍冠老者大逞兇威,語氣森然,滿臉的贅肉橫霸可怖,那命令的口吻蘊著長久以來身居高位的霸道氣勢。

祈白雪遲疑了一下,伸出纖纖素手,慢慢握住了慶歷挺拔的巨龍。

她只覺得手中巨物通體火燙,就像握著燒紅的鐵棒,兩手齊握方能完全握住棒身,可見慶歷的巨龍有多雄偉。

“孤的好侄女,現在你上下撫弄它,還有嘴巴別閑著,給我舔它!”慶歷繼續命令。

聽聞,祈白雪冰藍色的瞳孔驟縮了一下,盯著手中滾燙丑陋,臻首下的美麗面容抗拒之意明顯,猶豫不定。

如此不潔的污穢之物,真的要她用素來保持純凈的檀口吞下?祈白雪美眸閃爍,這種事,要她下很大的決心。

“不肯?”龍冠慶歷見狀大手一揮,在祈白雪怎么也沒想到的情況下狠狠地給了她一巴掌,那清新無塵白皙秀美的俏臉之上,立即出現五個通紅的手指印。

慶歷暴怒,兇神惡煞地吼道:“孤的命令你敢違抗?讓你舔你就得舔!”祈白雪被慶歷的這個耳光徹底打蒙了,怔怔握著手中ròu_bàng,未想到他會如此過分。

這一巴掌狠辣有勁,絕沒有留情,通紅的掌印在她白皙柔嫩的臉蛋久久不散。

“舔!”慶歷怒喝,抬起巴掌,作勢又要下手。

祈白雪深吸口氣,她身具青鸞異象,玄功何其強大?只需一個簡單的念頭,就能將眼前給她掌摑的老人滅殺徹底。

然而,她心中至重告訴她需要冷靜!練氣定心片刻,祈白雪忍耐著那股濃郁的腥臭,朱唇啟了又合,終于還是張開檀口,將慶歷的紫紅色菇頭慢慢地包裹住,星眸閉合,香舌傾吐。

瓊鼻傳來的陣陣惡臭,讓祈白雪不得不頻頻蹙眉,嘴里那又咸又黏的感覺讓她只覺得惡心嘔吐,特別是,碩大的棒身表面還有點點極度污穢之物。

這難以想象的劇臭污穢,不可避免落在她貝齒香舌上,甚至有少部分流入喉中。

但在慶歷的逼視下,祈白雪絲毫沒有停下,而是一下又一下地舔弄著他的巨龍,取悅著面前這個惡心的老男人。

慶歷享受著沈雪清唇舌那絕無僅有的生疏唇舌服務,只覺胯下事物被一層柔軟滑嫩的溫暖甬道所包裹,香舌不經意舔舐間,飄飄欲仙,身心無比痛快。

沒想到啊!這個清冷有如謫仙的絕美侄女,竟然真的跪在自己胯下,用口舌賣力地服侍自己的yáng_jù。

這樣的場面他曾經多少次在夢里遇見過,今天卻是夢想成真!慶歷越想越興奮,抱住祈白雪臻首,仰頭閉著眼享受著,老臉的表情開始飄飄欲仙,臭嘴里不禁發出陣陣舒爽的呼聲。

美人含棒,落珠玉泣。

“嗷……舒服……不要停……”慶歷銷魂地閉著眼睛,一邊感受這位清冷有如仙女的侄女柔嫩口腔,一邊以那爽顫得近乎要斷氣的聲音指揮。

很久,祈白雪覺得舌頭都已麻木。

那股惡心的感覺漸漸消退,大量的污穢腥臭被她舔舐得干干凈凈,黑莖進出間,那黝黑的棒神被仙子的津液浸染得光澤發亮。

祈白雪疲倦地閉上眼睛。

她開始主動地吸吮著火熱的ròu_bàng,努力張大嘴巴,費勁地將guī_tóu吞入口中,一絲絲的涎水順著精致的嘴角流下,淌在她高聳的峰巒之上,露出一片淫靡的景象。

這時慶歷卻一聲長呼,將紫紅色的冠頭從祈白雪的檀口中抽了出來,大呼道:“肏!真爽!沒想到孤的侄女嘴巴這么厲害!弄得孤好爽!真是有天分!趴好,孤要來肏你了!”祈白雪伸出纖嫩的蔥手,將嘴角晶瑩發亮的淫液輕輕擦拭掉,微微遲疑,竟爾真的乖乖趴下,緊緊閉攏的雙腿自然分開。

挺翹的雪臀上,那插著一根蓬松狗尾的緊俏小嫩pì_yǎn,連同腿心兒處那一抹微微濕潤極致羞赧嫩痕清晰可見。

慶歷見祈白雪如此乖巧,贊了一聲,提槍上陣,由于祈白雪跪趴地上,慶歷兩條滿是贅肉的肥鈍大腿自然而然需要覆上她雪白挺翹的屁股蛋子。

黝黑粗壯的yáng_jù對準祈白雪的花穴,先是拿ròu_bàng在她揪住的花瓣上不停摩擦,繼而又輕輕地敲打祈白雪粉嫩的花蕊。

祈白雪受此挑逗,起初并無反應,然而慶歷的高明就在于:一邊用精壯丑陋摩挲里間肉縫鮮嫩粉紅,一邊伸手輕輕拉扯深入她后庭中那根蓬松狗尾。

祈白雪的花穴確實美極,光滑若水,不帶雜色,嬌小甜美,形狀猶如仙子櫻唇,盈盈淺笑,纖細的腰肢不堪扭動,翹臀輕抬,似乎期待后者馬上入洞。

見火候一到,慶歷嘿嘿一笑,不再逗弄,巨棒緩緩地插入祈白雪的花穴。

祈白雪雖早已經失去處子之身,但修煉冰決,加上許久未經征伐,花穴異常緊窄,眼下竟容不下慶歷粗大的ròu_bàng。

“嘶!真緊!”慶歷的肥臀騎著雪白屁股蛋子上,胯下的大卵袋子一搖一擺,剛頂開一部分嫩痕,進去大半個菇頭,就爽得呲著牙倒抽一口氣:“嗷……嗚……孤的白雪侄女,這段時日來給你開二穴的男人不少吧?怎地你這里這般緊致?就和孤剛開采你的那晚一樣?!”ròu_bàng剛前進一半,四面八方洶涌來的壓迫感以及腔內溫暖的柔軟,讓慶歷不得不深吸了一口氣,鎮定了一下心神,才得以進一步的往里面深入。

隨著慢慢深入,那根黝黑粗壯的


狀態提示:81-90--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南粤风采26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