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8第027章:祈皇朝算個屁!“記得第一獻祭令只有歷代神殿殿主才能頒發……”荊木王臉色開始難看,意識到闖禍,小聲與赤蛟老妖交流。

兩魔心態抑郁了。

得罪的并不是一般人,而是與定斷神州鐵律的第一狠人關系親密者,就在剛剛,他們還企圖殺掉此人奪令,發展得有點棘手。

高讓淡淡瞥了眼兩魔,沖鏡霄寒不咸不淡道:“鏡老神通,我代表老殿主行事,剛剛這兩個腌臜貨卻想殺我,按殿律是不是該殺?”“要殺我們!”荊木王與赤蛟老妖驚怒,溝壑縱橫的臉上一抖,沒想到對方雖年輕但心性竟如此狠辣,轉眼就要殺他們兩個。

鏡神通再一次尷尬。

他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高讓見他面露遲疑,冷哼一聲,“這里是堂堂神殿!不是九州邪魔作亂的地方!任何冒犯神殿威嚴的宵小都應被斬除,鏡神通你是覺得實力不足嗎?我三百里神脈十里一殿,神通大能不計其數。

倘若覺得力乏,那就去請絕白冷,珩無極,太上蒼幾位老前輩!幾位前輩都是我神殿翹楚,匡扶正義,對付區區幾個臭蟲何足掛齒?”高讓神氣十足,嘴炮再度狂轟亂炸。

荊木王與赤蛟聽得冒冷汗。

絕白冷,太上蒼,珩無極……老天爺!這幾位都是超級狠茬子,年輕時候就大殺四方,跺跺腳九州震三震,成名比起他們精犬四怪不知道早了多少。

這幾位狠茬子在神殿苦修了多年,隨便拎出一個就能夠好好收拾他們。

兩魔臉色蒼白,怕了。

總覺得眼前的高讓太有底牌,說不準就是神念老兒的親兒子,不然怎么會連珍貴的第一獻祭神令都交給他?鏡神通繼續擦汗。

這位真的是爺!動不動就秉承老殿主的意志,請神殿的隱世神通大能,旁人光是聽著就足夠冒一身汗了。

“我們來神殿是有大宮主準許的!”荊木王著急道,高讓一口一口大靠山,那口氣簡直能夠指點神殿三百里神脈,誰聽著不怕啊?“大宮主?祈皇朝……”高讓瞇縫起眼睛,不消想,這幾個老丑鬼肯定是被祈皇朝請來的。

四怪為祈皇朝辦事,而寒玉宮內的美人兒自然成了賞賜。

“混賬東西!”高讓暗罵一聲,想他高讓興致沖沖跑來寒玉宮品足掰臀,竟然被幾個丑鬼搶了先,瞬間有種被綠的感覺。

“滾吧,滾得遠遠的!”高讓沒好氣地喝罵。

往日,他聽到大宮主祈皇朝這幾個字定然要顫顫巍巍。

今非昔比,他爹是神念,祈皇朝又算什么?荊木王與赤蛟難堪。

他們到底是有名聲的人,被一個狂妄的青年如此喝罵,擱誰頭上都受不了,忍耐住沖動,咬牙切齒道:“閣下,大宮主殿下已經說了,寒玉宮最近都被我們包場,我看還是請閣下改日再來吧!”“哦?”高讓冷冷看過去,雙瞳之中閃逝過一縷鮮紅色的光芒,不知為何,鏡神通與兩魔心里竟產生出一絲驚懼。

“你們是不是沒聽懂我意思?”“我秉承老殿主的意思,拿著第一獻祭神令來和祈白雪促膝談心,要是給老殿主知道你們不乖會怎么樣?”“還有,別和我提什么祈皇朝,祈皇朝他算個屁!”高讓語氣漸寒,兼具皇道氣勢的外放,雖然他目前還只在玄功一層,但那股狂霸的威勢已經出具規模。

鏡神通與兩魔頓時不知所言。

“祈皇朝算個屁?”寒玉宮中,青絲遮掩下的盛世美人兒喃喃,重復了一遍高讓的話,那雙冷艷的美眸忽地溢出一絲感興趣的色彩。

此時此刻,就在寒玉宮外一株上百年老樹上,隱隱約約能看到一個黑影,竟是位身穿灰白道袍相貌和善的老者,聽著宮中高讓一連串的嘴炮,忍不住笑了。

“此子倒是個趣人,懂得造勢,師兄看中并非沒有道理,有意思有意思。

”灰白道袍老人視力極好,非但將寒玉宮內的景象盡收眼底,就是那收斂氣息,小心翼翼潛伏著的趙啟亦在他掌控中。

淡淡看了眼趙啟,老人不作理會。

不久,鏡神通與兩魔灰溜溜走了,全部威懾于老殿主的聲威。

高讓的狐假虎威成功給三人的心里埋上了恐懼的種子。

疑心滿腹的鏡神通,則是決定馬上就動身前去凌云峰一趟,問問老殿主這拿著第一獻祭神令說話比他還狂的青年究竟是啥?暗中,趙啟心情復雜。

一方面,三個老怪離開不會再侮辱祈白雪,他應該喜悅。

另一方面,他已經通過聲音斷定這就是高讓,只是為何他在這短短的幾日里就發生如此天翻地覆的蛻變?高讓說奉老殿主意志來和白雪殿下促膝談心是什么意思?難道……他也要將祈白雪抱上床去狠狠要她?趙啟心臟猛跳,細思極恐,不敢過多地深想下去。

目睹三老離開,高讓理了理衣裳,收斂起眸中的霸氣,默默思忖。

暗想剛剛兇險很大,此次來寒玉宮有點準備不足。

關鍵時刻,若不是鏡霄寒阻止,他可能已被赤蛟老妖一掌抹殺。

好在鏡神通及時發現。

他身上這件神殿白羽道袍,就是神老念殿主經常穿的,但凡是神殿老神通應該沒有不認識的。

“小太監,你剛剛說祈皇朝算什么?”正在余悸之際,寒玉宮中卻傳出一道清冷如天籟般好聽的聲音,高讓下意識望去,便看到這人間極為不可思議的絕色——青衣赤足的祈白雪。

這位青衣女子秀美絕俗,明眸


狀態提示:27-30--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南粤风采26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