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百戰不殆】緊縮的嬌嫩菊門,溫度驟降。

美人的臀眼牢牢吸住老殿主的那截中指。

武孤鵠烏黑秀發遮掩的那張絕世仙顏上,覆上一層寒霜,清麗至極的剪水雙瞳,瞬間帶著一抹秋寒之色。

老殿主手上動作微微一頓。

啵得一聲,潤滑的手指,從絕美女子的pì_yǎn兒中滑出,粉紅緊俏的臀眼,尤自可愛地一張一合了下。

武孤鵠雙瞳冰寒。

臻首回看,依舊趴著的絕美胴體卻是顯現出一個驚心動魄的姿勢曲線,她直直凝視著老殿主因被黑霧籠罩而看不見的面孔。

她眼神幽冷,此刻的冷艷之美,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伸出雪白的皓腕,輕輕將一綹烏黑秀發撩至白嫩的耳后,聲音不似先前溫潤好聽,仿佛墜入冰窖般:「我曾經天真地說過只屬于你一人。

」「那個雨夜,你騙了我,將我送去龍淵皇帝和那幾個親王老鬼的床榻,我被玩弄了三天三夜,而你,得到了覬覦的大慶寶物。

如今我可以容忍你對我百般施為,唯獨這點,絕對不行!」武孤鵠聲音漸寒,眼神之冷驚心動魄。

素來古井無波,心堅若磐石,仿佛高高立于云端俯瞰天下蒼生的老殿主,罕見地傳出一縷異樣的情緒波動。

「往事我雖有過錯,而今又何必計較?神州千百年的鐵律,誰又能違抗?早晚你也要入得獻祭天壇。

這時候又何必執著身子?」神念老殿主搖了搖頭。

聽聞,武孤鵠鮮艷的紅唇漸漸上揚,似是一抹嘲弄的弧度,這位列神州無雙絕色譜第一的美女冷幽幽道:「是否我們女子,就要淪為你們男人的玩物?任由你們擺弄才滿足?神州鐵律我自當遵守,天壇我會去。

神念你卻要記住,我不是你謀利送人的玩物,你想把我送給你那肥鈍丑壯、精蟲滿腦的召德兒子,斷無可能!」武孤鵠神色清冷,聲音寒寂。

先前,她可以不顧身份,翹著白嫩臀心兒,曲著腿兒,張開檀口,給面前的這個老人細細吞吐黑粗的yáng_jù。

涉及此事,武孤鵠的態度轉瞬間強勢了數倍。

神念老殿主一時不言,雙手負后,清癯的面孔前,氤氳黑氣縈繞不定,那雙猶如明燈的眸子透發出彩光。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武孤鵠赤裸著無限誘人的胴體,由趴伏姿勢變為坐起。

兩團挺拔柔軟晃動,粉嫩如少女般的乳首滲著細微的汗珠,光澤鮮艷,淡然出塵的面容依舊是那么冷艷,繼續寒聲道:「你雖有幾處布置,造化很大,連一個廢物都能被你推上不容小覷境界與位置。

但那又如何?」武孤鵠冷哼一聲,「神殿道統式微,已經走到了日暮黃昏。

大慶朝暗地里丑陋骯臟,蛀蟲腐朽,窮途末路,即將分崩離析,敲響定州神州又能緩解多久?時至今日,你所做的一切努力,在我看來都不過是垂死掙扎罷了!」「垂死掙扎?呵。

」在偏殿中矗立著,如一尊深沉雕像的神念老殿主,聽聞武孤鵠這番對局勢的定論,被刺激了般呵呵一笑。

老人轉過身來。

浩蕩的玄力如山如海地從體內涌現,頭頂黑霧仿佛幻化出一頭模糊的洪荒兇獸,虛空顫栗,日月仿佛在這一刻失去了顏色……驀然,武孤鵠被老殿主氣勢壓倒床上。

她墨色秀發被吹得紛亂,絕世容顏上,秀眉微蹙,一陣掌風呼嘯而至,細嫩雪白的天鵝頸項驟然襲上一只手。

老殿主炯炯有神的眸子看了過來。

武孤鵠亦不屈服地看著他。

「神殿道統只會走向昌盛,絕非毀絕。

至于我要把你送的人,倒也不是我那個不成器的兒子,他有幾斤幾兩我自清楚。

跟著那個天運者不會委屈你,眼下既然你不愿,我暫時不會強迫你,不過那只百戰不殆我今日卻要取回來!」老殿主說話間,少年般玉潤的手掌并指如劍,漾動玄力光輝。

武孤鵠的雪白頸項,被老殿主二指連點數下,靈光乍現,光芒四射。

幾個呼吸過去,頸項上竟然浮現一片奇妙而復雜的紋路,湛湛生輝,猶如一副神奇的古陣圖。

武孤鵠冷若冰霜,閉著眼兒,側過頭去。

簌簌……一陣窸窣的聲響從她雪白頸項下的肌膚中傳出,接著,竟然有點圓潤的凸起從武孤鵠雪膩的肌膚冒出尖兒。

令人意外的是——隨著凸起出現,武孤鵠一雙修長筆直的渾圓美腿,竟情不自禁地摩挲忸怩起來。

她眼神迷離,咬緊粉唇,肌膚變得緋紅,嬌嫩花穴開始漾出春水……竟然是在情動。

神念老殿主眸中幽光乍現,雙指并攏。

溫和的玄力,滲透雪肌,進入那點特殊的渾圓凸粒當中,緊接著又是一陣窸窣的聲響,那點凸起沿著武孤鵠的咽喉迅速而上。

「出來吧,百戰不殆蠱。

」老殿主眸光璀璨,玄力澎湃,令得四方虛空扭曲的黑霧仿佛都被吹散不少。

武孤鵠的絕世仙顏,突然變得痛苦起來,瓊鼻微皺,紅唇張合,胸前的挺拔峰巒溢出晶瑩汗液,雙腿間的那處嬌嫩濕潤一片,肌膚隱隱變得更加灼燙。

她像是在竭力抑制某種高潮。

「嗯……哧!」武孤鵠神色忍耐,面色羞紅,只覺得情欲升騰,抑制達到極限,突然張開縈繞清香的檀口,吐出一道雪白的事物。

似是一粒細膩的羊脂美玉。

老殿主揮動袖袍,玄力一卷,從武孤


狀態提示:22-23--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南粤风采26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