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軍事歷史>北宋大丈夫>第1702章 這個大宋必將會如您所愿

雄州。

“去打探消息!”

短短的半個月,鄭秋雨就瘦了一圈,頭發也白了不少,看著形銷骨立。

州衙的前面是辦公的地方,后院如今成了軟禁那些官員的禁地,唯一放風的機會就是鄭秋雨來這里辦事的時候。

鄭秋月坐在堂上,捂額道:“半個月了,按理該有消息回來了。”

那些官員正在貪婪的看著門外,聞言有人說道:“運使,從這里到幽州城兩百余里,若是全力趕路,三日就回來了,下官估摸著會不會是和沈卞一般……”

“是啊!沈卞當年帶著人莫名其妙的就失蹤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尸,連遼人那邊都找不到。”

“不能吧。”

“什么不能,說不準他們父子倆都有這等失蹤的本事。”

說話的這人洋洋得意,卻沒見上面的鄭秋雨一臉肅殺。

“畜生!”

咻!

茶杯飛了過來,這人被潑了一身茶水,趕緊跪下請罪。

“沈安是去為了大宋打探消息,在你的口中卻變成了獵奇之事,蠢貨!若是讓你這等蠢貨繼續為官,老夫死不瞑目!”

完蛋了!

眾人看了那人一眼,卻沒有絲毫的同情。

沈卞就是個棒槌,你說他就罷了,可沈安文武雙全,是你能揶揄的?

“滾!都滾!”

鄭秋雨趕走了這些人,外面有軍士帶著他們去后院軟禁。

那個調侃沈安的官員知道自己要倒霉了,失魂落魄的跟著眾人一起進去。

走到了水池邊上,不知道是誰推了他一把。

“有人落水了!”

后院的事兒報了過來,鄭秋雨只是不管,“淹死最好!”

他走到了正堂的后面。

后面是個夾道,邊上有一個小房間。

“打開。”

小吏打開房間,說道:“這里原先就是沈知州弄的,他經常下衙了之后在這里靜坐。后來他失蹤了,繼任者認為晦氣,就把這里鎖住了。”

里面就一個小凳子,沒有窗戶,狹**仄昏暗。

鄭秋雨走了進去,回身坐在凳子上。

他閉上眼睛。

小吏在外面說道:“當年小人就跟著沈知州。”

鄭秋雨問道:“他是個什么樣的人?”

“沈知州很急,整日急躁,就只有在這間小屋子里方能安靜下來。”小吏在努力的回憶著,“他經常看地圖,杭州那里被他戳爛了……”

“他如何管制手下的官吏?”鄭秋雨閉著眼睛,眼前仿佛出現了一個官員。

“他最不喜歡見到誰嘚瑟,若是見到了就要喝罵。罵什么……能不能不裝比?不能就剝了官服,滾回家去!”

“小人不知道裝比是什么意思,但想來不是好話。”

鄭秋雨看著左右的墻壁,伸手摸了摸。

外面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運使!”

鄭秋雨聽到了歡喜之意,起身道:“何事?”

外面來了個軍士,一臉狂喜,“運使,斥候接到了沈龍圖!”

鄭秋雨瞬間身體軟了一瞬,然后捂額道:“老子想殺人!”

往日威嚴的轉運使竟然罵粗口,卻無人詫異,因為此刻大家都想一起罵。

“走,去看看。”

他急匆匆的出去,才走沒幾步,就見到了風塵仆仆的沈安。

“你!你!”

鄭秋雨指著沈安罵道:“你要氣煞老夫了!”

沈安拱手,邊上的曹佾卻說道:“咱們進了幽州城,一把火點燃了皇城,還讓那些人自相殘殺!”

說著他看了鄭秋雨一眼。

鄭秋雨抖索了一下,“可是真的?”

曹佾怒道:“某是曹家子,更是武學祭酒!某在汴梁是有名的君子!”

扯尼瑪淡~!

君子!

鄭秋雨盯著沈安,“老夫從不信有什么君子,沈安,可是真的?”

沈安點頭,鄭秋雨一拍腦門,仰頭喊道:“老天有眼吶!”

幽州城就是大宋的傷心地,僅次于高粱河。

當年北伐就是因為猛攻幽州城不下,敵軍援兵不斷在外圍牽制,最終師老無功,兵敗如山倒。

可現在沈安竟然在幽州城里縱火,這讓鄭秋雨不禁狂喜不已。

“遼人的士氣要大跌了!”

他敏銳的發現了這里面最大的好處。

“燒掉皇城最大的好處就是遼軍的士氣大跌,而城中的漢兒會起異心,好!”

眾人進了州衙,消息傳了出去,頓時雄州城就沸騰了起來。

“北伐!”

有人在高喊。

“說說。”

鄭秋雨急不可耐的催促著沈安。

沈安把此行的情況大致說了一下。

“……那文官被李寶玖射殺,隨后兩邊狗咬狗,幾個將領被栽贓,死于箭雨之下……最后那些人看到了某留下的字,真相大白,那些文官面如死灰……”

沈安有些疲憊,鄭秋雨激動的道:“此事大好啊!那個……”

他招手叫來了那個小吏,說道:“你帶沈安去那個小房間看看。”

他覺得沈安有必要去看看沈卞留下的那些東西。

“什么小房間?”沈安不解。

鄭秋雨笑道:“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沈安走后,鄭秋雨把官員們解禁放了出來,歡喜的道:“沈安一把火燒掉了幽州皇城,更是用計謀讓遼人的文武官員自相殘殺,城中如今亂作一團,士氣大跌,可惜此處沒有大軍,否則趁勢掩殺,定然能一舉成功。”

一個官員大概是被關久了,膽子大


狀態提示:第1702章 這個大宋必將會如您所愿--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南粤风采26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