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恐怖懸疑>昭王探案手札>第六十八章 雙生之記

皇陵遇刺一事并沒有鬧大,金衣騎沒有大肆追兇,作為受害者的太子也選擇了沉默,頗有那么一絲息事寧人的味道。

因此,太子在皇陵遇刺這等大事,竟沒有在京城掀起什么風波,除了少數幾人收到風聲外,大部分朝臣甚至東宮的屬官都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

京城又陷入了之前詭異的安靜之中,瑞禾等了幾天,有些不解地跑去尋軒轅長修:“阿兄,怎么太子還沒有鬧起來?”

軒轅長修不由失笑:“你何出此言?”

瑞禾無奈地一攤手:“按照太子的脾性,他都遭人行刺了,怎么竟還不借題發揮?雖說阿兄料敵先機,沒有造成什么嚴重的后果,但太子也實實在在的受到了好大的驚嚇,看他如今的表現,倒頗有幾分息事寧人的感覺,這真是太奇怪了!”

軒轅長修搖頭笑道:“怎么,在你心目中,我大齊的太子就是這么一位睚眥必報的人物?”

瑞禾訕訕地笑了笑:“睚眥必報倒不至于,但太子可不是什么心胸寬廣的人。”她見軒轅長修雙眉微微蹙起,似乎要出言訓斥自己,立刻叫道,“阿兄,我可不是胡說!之前太子的表現,難道不是抓住點什么,就捕風捉影地往趙皇后一派潑污水?這回可是實實在在的行刺,又有司大閣領這位證人,太子竟然沒聲兒了?”

軒轅長修忍俊不禁,終于“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啊……”他伸手點了點妹妹,“我竟不知你何時掌握了黨爭攻訐的手段。”

瑞禾“嘿嘿”地笑起來:“我也只是見得多了,這種手段不僅僅是阿兄你,我也是嗤之以鼻的!只是,太子的表現確實有些反常,面對要取自己性命的刺客,難道他竟要幫其隱瞞么?”

“因為我們不清楚第一夜太子見到的那個人究竟是誰。”軒轅長修淡淡道。

“呃……”瑞禾有些想不通,“會是誰才能讓太子如此沉默呢?”

“東宮。”

“東宮?難道是東宮的人?”

軒轅長修搖搖頭:“現在還不清楚啊……但不管如何,此人一定與太子有莫大的關系。”

沒過幾日就是瑞禾與商千岳二人的納吉禮。商千岳孤身一人在京,沒有長輩幫他操持,因此納吉禮也被軒轅長修一手包了。

二人的庚帖早早地被送到欽天監,欽天監監正親自出馬,為這樁婚事卜卦,卜出的卦象極好,正是陰陽合和,天造地設的一對。

軒轅長修大喜,命人給欽天監監正送了不少謝禮。

這日,商千岳便拎著一對自己親手打的大雁,以及軒轅長修托人卜好的吉兆,上門來行納吉禮了。

如今昭王府的后園里已經養著兩對大雁了,原住民對新來的兩只大雁有些不善,免不了爭斗一番,飛舞了無數羽毛,才算得了安寧,一對占據了園子的一角,安安靜靜地為伴侶梳毛。

軒轅長修望著落了一地的大雁羽毛,頗有些感慨:“若是再來兩對,只怕這后園快要裝不下了。”

瑞禾原本滿眼柔情地望著兩對大雁,此時方略略有些羞澀,小聲道:“阿兄,你說什么呀?”

軒轅長修笑著望向她:“可不是還需要兩對大雁才算禮成么?我回頭催催欽天監,讓他們算算最近的吉日是哪一天。”

瑞禾驚訝道:“最近的吉日?這也太趕了罷?”

軒轅長修憐愛地看著妹妹:“不趕,你與千岳兩情相悅,你們的事早該辦了,蹉跎到如今,不能再拖了。”

瑞禾羞澀喜悅的內心里泛起了一陣感傷,看著軒轅長修清俊的笑顏,只覺得心中的酸澀之意越來越重——若是自己嫁了,阿兄真的只有孤零零一個人了。

“阿兄。”她輕聲道,“你真的不考慮娶個嫂子嗎?”

軒轅長修微微一怔:“原因我不是早告訴你了嗎?”

瑞禾固執道:“可是,如今你的身體已經好轉了啊!說不定用不了多久就能痊愈了。”

軒轅長修莞爾一笑:“傻瓶兒,我知道你是怕我孤單。你放心,我自己一個人會好好的。”

瑞禾見他堅持,也不好再說什么。她抿了抿唇,似乎要將這些傷感的事情給忘掉,重新揚起笑臉來:“阿兄,今日是個好日子,你要請我去東市吃天香居。”

軒轅長修自然無有不應的:“行啊,聽說天香居在洛陽開了分店,咱們去嘗一嘗。”

兄妹二人便換了常服出了府,也不擺儀仗,只帶了幾個隨從,輕車簡從地向東市而去。

昭王府離東市極近,不一會兒就到了,東市里熱熱鬧鬧,來往的行人絡繹不絕,沿街還有不少擺攤賣零食的、耍把式的,瑞禾很喜歡這種煙火氣,對她來說比待在規行矩步的深宅大院里舒服。

一行人到了天香居門前,早有熱情的知客殷勤地迎了出來,眼珠往軒轅長修二人的衣飾、身后跟著的隨從身上一轉,心里就有了數,臉上掛著熱情卻不諂媚的笑容,將人迎了進去,也不用客人開口,便直接穿過大堂,迎向了二樓的雅間。

到了雅間,立時換了兩名眉清目秀的婢女前來侍候,遞上熱氣騰騰的巾子凈手,又斟好熱茶酪漿,擺好瓜果點心,這才退了出去。

雅間伺候的博士張口便報了一串菜名,韻腳壓得極好,聽上去不像是報菜名,倒像是唱小曲兒。

軒轅長修微微一笑:“剛剛你報的那些,一樣上一盤,快些。”

博士立刻低眉順眼地應了,自去外面傳話。

雅間里只剩下


狀態提示:第六十八章 雙生之記--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南粤风采26选5开奖信息